集中供地下被裁的地产投拓人:投了765份简历才等来4次面试

发布时间:2022-06-25 07:31:14 来源:竞技宝最新版app 作者:竞技宝官方下载

  “我几乎都快把猎聘(的职位)背下来了”,被裁后,地产投拓人杨力(化名)马不停蹄地开始找新工作,不限地产,不限城市,他把简历投向了全国各地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“像疯了一样。”

  过去三个月,房地产政策不断释放宽松信号,不少人隐约觉得,也许用不了多久,行业就会度过这前所未有的冬天,但杨力的遭遇却让他很气馁。失业之后,他一共投递了765次简历,被HR查看60多次,最终通知他面试的公司只有4家。

  投资拓展曾是一份十分光鲜的职业,从事这个职业的人,往往集调研、报告、测算、洽谈、协议、财务和法务能力于一身,为了获取新项目,他们奔波于全国各地,是飞机、高铁和酒店的常客,上可西装革履出入高端会议,下可灰头土脸熬夜撰写报告。饭桌上、酒杯里、谈笑间,就能达成几亿、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投资意向。

  大约一年前,这样的生活仍是投拓人职场上普通的一天,尤其在22个试点城市推行供地“两集中”政策之初,房企仍在积极扩储。彼时,被要求拥有更高的现金流匹配、融资能力和项目研判能力的房企,为了拿地时能“精准打靶”,更是需要业务能力扎实的投拓人才。

  事后看来,集中供地政策带来的短暂辉煌,只是许多投拓人职业生涯落幕前的一场回光返照。不久之后,市场便风云突变,房企或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不扩张,甚至收缩规模,在随之引发的裁员大潮之中,投拓人首当其冲。

  “其实之前公司资金一直都算稳,但我也能想到大环境会这么差”,面对年底突如其来的裁员通知,杨力感觉既在意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,“整个区域被合并,大家全体被裁,一周时间就裁干净了。”

  杨力任职于一家百强房企的区域公司,对于不少房企而言,该区域是一个重要的市场。2020年初疫情爆发,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各行各业陷入短暂的停摆,随后,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多城楼市强劲复苏,杨力所在的城市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是年,这个城市打新氛围浓厚,市面上一房难求,大型房企激战土拍市场,多宗地块溢价率领跑全国,即便后来当地政府不得不强化限购措施和推行集中供地政策,也未能立即浇灭购房者和房企的热情。一切看起来欣欣向荣,杨力形容当时的工作忙到让人“秃头”,“几乎天天熬夜加班,刚开始实施集中供地的时候,还要开启大通宵。”

  2021年下半年,市况急转直下,残酷程度是杨力从业这么多年未曾见过的,即便自己所在的公司一直很稳健,但也不得不收缩规模,“公司提供的裁员方案没有转岗也没有换区,区域都不要了,要人干嘛?”

  失业的杨力,面对的是一个与过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的就业环境,他开始天南地北地投简历。根据猎聘大数据研究院的报告,2021年,裁员力度最大的三个行业中房地产排名第二,新发职位增长较差的五大领域中房地产排名第四。

  “以前投拓太傲骄了,经常接到猎头电话。现在连猎头都换行业招聘了,我一共投了765次简历,被查看60多次,通知我面试的只有4家”,杨力告诉时代财经,其中3家与房地产相关,“有两家趁火打劫,HR明说房企正在裁员,想低薪吸纳一些优质人员,给的工资只有原来的40%”,即便愿意降薪,春节后杨力仍被通知“没有岗位了”。

  由于对地产行业较为悲观,杨力将求职方向瞄准了新能源汽车领域,“先确定目标跟着国家走,国家大力发展的行业是碳中和、新能源和数字经济,我看了很多政策分析和经济分析,判断新能源应该是房地产之后最有可能快速发展的行业,再根据自己之前的工作特点,对新能源汽车的品牌和岗位进行筛选。”

  这是杨力仅剩的机会了,尽管这份工作需要他做出一些家庭方面的牺牲,但在朝阳行业找到一份不仅升职加薪,还能与自己从业经验匹配的工作已自觉十分幸运,“一起失业的同事现在还没找到,还有已婚未育的,已经放弃找工作了。”

  年富力强的杨力,让游芃(化名)十分羡慕,人到中年的他,在近一年半经历了两次失业。

  “第二次失业之后,就没有公司联系过我,主要还是因为年龄超标,现在我要想再进地产公司比较难了,也有考虑过其它行业,但必须有人愿意给我机会才行,毕竟年龄大了,重新做一个行业,人家也不会考虑我”,游芃有些无可奈何。

  作为一个极其资深的地产投拓人,游芃已提前预见房地产下行,会造成自己今日的尴尬处境:“提前做了一些规划,但要养家,目前还是有点经济压力,现行状态下最多只能再撑一年左右。”

  “意气风发”,游芃用这个词来形容曾经的自己,他曾在一家知名地产公司的商业开发集团任职多年,从投资总监一路做到集团投资部门的重要位置。然而,过去2年这家地产公司经历了两次组织构架调整,也因此掀起了两场裁员风波。在第一次组织构架调整的半年后,游芃主动请辞。

  “商业一般搭配住宅一起做,在住宅市场还很好的时候,不考虑自持商业资产的情况下,公司允许整体项目有一定的亏损缺口,后来市场行情不好,公司就要求达到一定利润率才能拿地,但很多项目算来算去都算不过账,所以就算有钱也不拿”,游芃称。

  不过,游芃更认为他的离职是一场被动离职,“那时候地已经不好拿了,投拓部门也不需要那么多人,上级领导就相关业绩进行谈话,本质就是公司想要人走,他们也有跟我协商,后来想想算了,我还是自己提离职吧。”

  几个月后,游芃入职一家外来房企新近成立的公司,职务是某区域的副总经理,负责对应城市商业项目的投拓工作,但还没过试用期,这家公司决定收缩在该区域的投拓,他再次失业。

  而此时,房地产大环境已不可同日而语,尽管受到冲击的是住宅市场,但由于房地产公司大多商住并举,受到住宅业务的拖累,房企为保住现金流,对于商业地产业务同样分身乏术。

  “我记得2019年,还有很多猎头在挖角,只要你有勾地经验和政府资源,猎头就会经常找上门,现在想要回到以前那种辉煌的时候,是不大可能了,年轻人还是趁早转行吧”,游芃表示。

  事实上,自房地产下行以来,已有许多年轻的从业者向时代财经表达了焦虑,即便是稳健的央企员工。

  2021年土拍市场由热转冷,现金流相对充裕的国企、央企和城投公司成为了拿地主力,尽管自11月份以来,房地产调控政策有所松绑,但从2022年北京第一场集中拍地的结果看来,大型国企、央企仍将在今年的土地市场“唱主角”。

  除了北京,上海、杭州、合肥、徐州和福州等也已公布2022年集中出让的第一批土地,但就职于一家小型央企区域公司的投拓人张宁(化名),却没有忙碌起来,“去年10月份市场变差以后,我们的工作量就锐减了,以前区域内的强二线城市都会关注,现在关注的城市非常少,而且只看优质项目。”

 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张宁和他的同事还因为集中供地的实施而忙得分身乏术,“当时我们的工作量一下子剧增,要同时跟踪多个城市、多个项目,还要写很多报告上报给集团,没想到行业会变成现在这样”。

  张宁告诉时代财经,尽管公司比较稳定,但自己依然担心有一天被裁员,“地产对我们这些基层从业者来说已经没有太大发展空间,年轻人很难在这个行业干到退休了,我是很着急想转行,但现在没办法跳槽”。

  “小地方市场不行了,今年拿地规模缩减,现在没啥事干”,一家大型央企区域公司的投拓人蒋斌(化名)表示,“投拓岗处于房地产整条产业链的前端,我们能直观地看到市场的变化,市场是很不乐观的,特别是领导压力非常大,变得越来越暴躁,整个公司的气压非常低”,虽然公司目前经营正常,但“有些效益差的部门正在换血,招新裁旧”。

  6月8日,金牌厨柜发布未来三年(2022-2024年度)股东分红回报规划。

上一篇:诸多城市调整楼市政策房地产市场走 下一篇:卖二手房的技巧有哪些?